關於部落格
看動畫就像在開外掛,別人沒經歷過的人生,你可以經歷很多次。
  • 3388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さらい屋五葉10~12



***


結果幸只是出來做個緩衝看一下哥哥就要回老家跟二哥作戰了嗎XDDD
我還滿喜歡幸的欸~
在政不爭氣的時候破口大罵又默默關心哥哥的好妹妹,
誤會了松的心意大嘆到自己真是個罪孽深重的女人(笑),
不做作又單純的討人喜歡,
無論是江戶又或者是五葉需要的就是這種活力阿!








五葉所要做的最後一個案子的目標是旗本家嫡子,
由於政與八木的結識綁架集團正處於危險之時,
大家都對向來小心謹慎的彌一突如其來的大動作感到迷惑。


交付贖金的那晚政跟著彌一走到密林,
對方卻是放下一半的金額要求五葉把人質處理掉,
彌一追問要求把人置處理掉的理由,
對方只淡淡說了一句那人質並非旗本家主人的血脈。


這事勾起了彌一的過去,
回到酒館後他撕去摀住人質耳朵的膠布,
告訴那人質目前的處境後將他放到了深山,
自己則緩步離去靠在夜色中失聲長笑。



(爺爺們好可愛阿~)





九平白樂的仁來到江戶向德以及隱居宗次打聽"誠"的下落,
八木在見過政所認識的彌一後懷疑彌一的真面目示舊識的三枝誠之近,
面對彌一日漸愁慘的面目政感到焦心處處打聽,
終於步步攻入讓彌一揮之不去的過去。






彌一就是三枝家夫人與外面男人的私生子誠之近,
是不受主人承認的養子,
當時在三枝家唯一的倚靠便是被喚作"彌一"的下人,
八木是住在隔壁的公子,
時常在外花天酒地因而被父親鎖在門外,
一個雨夜彌一路過正好為狼狽不堪的的八木撐傘,打理當晚的住處,
從此八木就時常與彌一在三枝家喝酒,
被年幼的誠之近發現後三人更是常常相面對飲。





誠之進被綁架後三枝家不願支付贖金反而要求將誠之近處理掉,
當時的誠之近早對父母心灰意冷,心卻緊繫著下人彌一,
九平樂白的仁怕誠之近執意脫逃反而會被殺而騙誠之近就是彌一出賣了自己,
於是誠之近加入九平樂白成為仁等的兄弟,
憎恨著背叛自己的彌一,也憎恨著可能是共犯的八木,
後來三枝家對外宣稱兒子是因病過世,
八木還懷疑墜井身亡的彌一也是因為知道內情而遭人陷害。


在九平時有一次仁的義弟誤傷了還在鬼蜘蛛當首領的宗次,
原本鬼蜘蛛的另一位首領執意要仁的義弟以死謝罪,
但宗次看他們兄弟情深便往開一面說只要仁的義弟一人切下一隻手指即可,
"你出來做個了斷吧"九平的首領要誠之近動手,
誠之近依言動手,直接斷了這位義弟的頭顱。






真是的最近看的故事怎麼一個比一個悲慘?
彌一分明就是被一個接著一個的謊言耍的團團轉,
偏偏一個個的謊又都是出自於善意與真心...
一直以來以為欺騙自己的下人彌一根本就沒有出賣自己還因自己而死,
連八木也是為了這樣的自己建造了墓碑每年祭祀,
仁欺騙自己全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
不知道自己連砍了仁的兩個義弟後仁仍然把自己當作兄弟一樣珍重,
等知道後永遠洗不掉的仁的鮮血也深深浸入刀鋒了...



(明明就有這麼多人愛著你阿~)


砍了仁後的彌一在雪夜中踉蹌置了墓地,
跪在下人彌一的墓前久久不起,
直到現在彌一才終於露出了那個單純可愛的城之近少爺的表情,
是太多太多的悲劇逼的他長大,
而現在所有誤會都解開,他又是那個跟在彌一身邊打轉的溫柔的誠之近少爺。






了解彌一過去後政之助終於有把握摸清彌一了啊~
很有自信,完全沒有猶豫的走到墓地來找到了彌一啊~
而且彌一一看到政就馬上趴在政的腿上痛哭,
政你是彌一今後唯一的避風港了你絕對不能離開他!
你一定要好好待在彌一身邊不准在到處勾引男人亂放電!
嗚嗚,真是看到這幕我覺得我一切都值得了!





後來彌一獨自離去前露出女王到不行的臉跟政說雪早就停了,
(因為政一直撐著傘XDDD)
還任性的說五葉要繼續行動叫松問大家意見,
坐在神社旁的樣子比第一集的政還要像隻棄貓...
彌ㄧ啊不管你以後做了什麼我都不會把你當成個攻看了你知道嗎嗎嗎XDDDDD




(好喜歡這種對調的感覺!)


事到如今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要用這個ED了,
以前怎麼聽怎麼不協調,
看完最後一集時卻能夠完全進去曲調和歌詞當中,
是烏雲散去後的青天,單純到不行的互相需要。






















(來回顧一下害羞的政,我怕以後都看不到了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